9月26日傍晚,昆明海关下属的河口海关缉私分局缉私警察李顺麒,在河口坝洒河道执行查缉走私任务,与从越南非法越境、试图抢劫走私货物的不法分子搏斗过程中负伤跌入汹涌的红河中牺牲。年仅26岁的他,将生命永远定格在了红河河道上,心怀无限忠诚与眷恋,用年轻的生命守护了国门。

 

来不及说声再见

  一个月过去了,回想起那天的执法行动,同样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河口海关缉私分局办公室的耿德成仍然无法相信,那个朴实爱笑、乐于助人的好伙伴已经“走”了。
  “当时我们正押送载有走私货物的船驶往缷货码头,一艘大吨位船只从越南一侧突然越界闯入中国境内河道,船上大概有20多个人,手里拿着长刀和铁棍聚集在船头,想跳上我们押运的走私船夺船抢货。带队的彭科长指挥我们几个缉私警察肩并肩站在船头,大声用越语进行喊话。他们看着没办法跳上我们的船,就驾船多次猛烈撞击我们的船,并向我们投掷拳头大小的石块和铁棍,顺麒我们几个都受了伤。”事发时,耿德成在船上负责录像取证,他听见有人落水的声音,回头只看到李顺麒的头顶没入水中那一瞬间。
  其实,李顺麒所在的情报技术科主要负责情报,一般不参加外出现场查缉,但河口海关缉私分局包括局领导在内只有30名缉私警察,承担着800多公里长边境线上的打私任务,一人多岗、加班加点、全局出动缉私是常有的事。
  9月26日17:50左右,还有10分钟就要下班了,忙碌了一天的李顺麒正准备去吃晚饭,就接到了任务。他二话不说拿起装备就走,没想到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他出发之前还给我打电话,说‘王主任,我马上要出去缉私,不能帮你去现场与越南海关沟通联席会议的事了,但我随身带着电话,有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帮你和他们联系。’”说起李顺麒,河口海关办公室主任王强有些哽咽。因为李顺麒大学时的专业就是越南语,王强平时要处理一些涉及到越南的公函、文件时候,免不了要找他帮忙,李顺麒每次都答应得很干脆。每年昆明海关与越方海关举行联席会晤,他都主动承担起翻译的工作。“虽然我们隶属不同的部门,但只要一个电话,他都会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再加班加点地帮我翻译越文资料,四年来一直如此。”当天19时多,王强接到李顺麒出事的电话时,心里一阵刺痛,心想可能再也听不到那个乐呵呵的声音了。


面目全非的驾驶室

  接到命令,几名缉私警察立即带上装备,驱车赶往坝洒。作为打私联合行动的成员单位,海关、公安、边防等部门之间有一套成熟的联系配合机制,到兄弟单位跑一趟,接收移交的涉嫌走私案件是常有的事。
  到达坝洒,李顺麒几人登上被查扣的走私货船,迅速完成了开包、清点、拍照、取证等一系列规定任务。由于货船被扣的地方地势较高没法缷货,他们决定把5艘货船分批押运到上游不远处的一个码头。李顺麒牺牲时所在的TP47号是停靠在最外边的一艘,也是首先需要押运到码头的。[ 查看全文]

  河口位于云南省红河州,地处我国西南边陲,是云贵川三省海拔最低点,隔红河、南溪河与越南老街省相望,常年高温高湿,平均气温达28度,高温可达43度,可以说是一个“大蒸笼”,这里也是走私与反走私斗争的前沿阵地,工作生活条件比较艰苦。有人说,能在这里呆下去就是一种奉献,能在这里干出成绩就得有那么一股劲头。就是在这里,我见证了顺麒同志从一名学生党员一步步成长为一名过硬的缉私警察的过程,见证了他在边关艰苦的环境中忠诚履职、勤奋敬业、敢于牺牲的事迹,他用自己年轻的生命唱响了一曲气壮山河的“国门卫士”之歌。
  从校门到国门,从普通大学毕业生到优秀缉私警察,顺麒同志也有个艰难的适应过程。一开始,他就注重锤炼自己的意志品质。局里一有案子他就主动请缨,跟老同志们一同冲在办案抓捕的第一线,在复杂严峻的执法环境中提高自己的政治思想素质。为了适应边关缉私警察高强度的工作,他特别注重强健自己的体魄,边关崎岖的小路,处处洒满了他的汗水,短短一年,顺麒同志就成为一名身强力壮、有胆有识的缉私警察。一个瓢泼大雨的夜晚,顺麒和同事们奉命押送一名嫌疑人。山路陡峭崎岖,一侧是乱石峭壁、一侧是河谷深涧,加上连续暴雨,在一个上坡处车轮突然打滑,1/3冲进路边山涧,不时还有滚落的碎石落下,随时都有车毁人亡的危险。见此状况,顺麒果断脱下身上的衣服,匍匐着铺在车轮下面,光着膀子站在深谷边和同事们一点一点把车子移向路边。这时,嫌疑人突然趁乱跳车逃跑,钻进茫茫深山,顺麒眼疾手快、撒腿就追,嫌疑人熟悉当地地形,东突西窜,见顺麒紧追不放,还不时捡起石块狠狠砸来,顺麒毫无畏惧,在茫茫黑夜中深一脚浅一脚追击了几公里,嫌疑人精疲力竭,被死死制伏在地,把嫌疑人押回时顺麒浑身下下全是泥浆,成了一个“泥人”。
  河口地区走私易发多发,执法环境复杂,常有为走私分子通风报信的人紧盯着海关,当地人称之为“望水族”。我们每次行动都要进行周密部署,有时还要化装侦查。有一次,顺麒和同事们在红河一处私开渡口化装侦查,周边是大片的原始森林,顺麒主动要求进入树丛深处,以便近距离观察,同事们则隐蔽在一辆伪装车上。8月份的河口正是最热的时候,树丛中潜伏着咬人的毒蛇和传播疾病的昆虫,还有大蚂蚁和蚊虫不时侵扰。顺麒在一团团的藤蔓中爬行,闷热异常,一会儿就大汗淋漓,衣裤都能绞出水来,蚂蚁和蚊虫的叮咬更让他全身瘙痒难耐,顺麒一守就是六七个小时,同事多次呼叫把他换下,都被拒绝了。他说:“换下我,同样有人要吃苦,也容易暴露目标,我能顶下来。”任务完成了,顺麒却浑身是包,还长满了痱子。还有一次,分局派他押送一批查扣的私货冻品到昆明销毁,长途奔波到达时已是凌晨2点多钟,为保障扣押货物不出意外,顺麒整夜未曾合眼,坚守到第二天将货物移交销毁。事后,他直接赶回400多公里外的河口,在途中打了个盹,就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
  顺麒虽然不是警察院校出身,但他有股钻研业务的“韧劲”,总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他在学校就养成了关心国家大事的习惯,在他海关宿舍的衣柜上,张贴了许多小纸条,有国际国内动态,也有云南和河口地区的新闻资讯,他将了解到的宏观政策、区域信息与缉私办案工作结合起来,经常提出一些有见地的研究和分析。为了做好情报分析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与情报工作相关的知识,购买了许多信息......[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