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中] [小] [打印]

口岸发展的历史沿革

发布时间:2014-09-02

1978年以来,我国口岸发展大体上经历了四个时期。

第一时期:1978一1984年,以试点配套为特征的起步期。

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对外开放,标志着我国经济结束了长期封闭的状态。我国抓住“亚洲四小龙”产业结构升级、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外二次转移的机遇,通过创办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等经济特区,设立经济技术开发区,开放14个沿海口岸等措施,依托我国廉价劳动力资源极为丰富的比较优势,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业,开始参与国际分工和经济全球化。这一时期配套开放口岸,为改革开放提供了口岸平台,支撑我国度过了经济体制改革最为关键和艰难的起步时期。

第二时期:1985一2002年,以政策引导为特征的扩大期。

198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口岸开放的若干规定》(国发〔1985〕113号),对口岸开放和管理做出明确规定,从国家政策层面引导、扩大口岸开放。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标志着我国进入扩大开放时期。我国抓住发达国家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劳动密集型环节向外转移的机遇,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契机,实施一系列鼓励扩大开放的政策,大力发展出口导向型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口岸开放也由沿海扩大到内陆,有条件的内陆省份陆续开放了航空口岸、内河水运口岸。外资开始大规模流入内地,对外贸易持续增长,贸易结构不断优化,中国经济在国际分工中地位上升,综合国力大为增强,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全面参与经济全球化积累了经验。

第三时期:2003一2007年,以体制性开放为特征的配合期。

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标志,我国对外开放从局部政策性开放为主的时期,转向全方位体制性开放为主的时期。这一时期,我国实施沿海地区以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为方向的产业结构升级战略、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西部地区大开发和环渤海地区开发开放战略,形成东、中、西部联动,按产业梯度展开全方位对外开放。在全面参与多哈回合谈判的同时,我国积极参与区域经济合作。这一时期口岸开放核心是配合入世后的产业结构调整,增强国家对口岸配合入世承诺的掌控力,正向意义不仅使我国综合国力大幅度提升,而且促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为新世纪新阶段全面参与经济全球化奠定了坚实墓础。

第四时期:2008年至今,以全面开放为特征的创新期。

十七大提出“深化沿海开放,加快内地开放,提升沿边开放”的全面开放策略。东部沿海地区“承外启内”,推动对外开放不断上层次、上质量。内陆地区通过改善投资环境、完善口岸和物流设施、优化政策措施,形成对外开放新优势。沿边地区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加强口岸通道建设,着力提升对外开放的规模与水平。十八大之后,为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我国制订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完善互利共赢、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我国提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扩大内陆沿边开放,推动内陆同沿海沿边通关协作,促进沿海、内陆、沿边口岸优势互补,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服务于“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的实施。口岸在促进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推动开放朝着优化结构、拓展深度、提高效益方向转变,形成引领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开放区域,培育带动区域发展的开放高地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