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朱祉霖

高原之上的五彩“霞光”

——记呼和浩特二连海关托雅

翻看托雅的工作履历,其中有拒收1800克黄金贿赂、将走私分子绳之以法的果敢,有与特大走私珍稀动物入境分子的斗智斗勇,也有和同事们手挽手用身体阻挡意图闯关者车轮的豪迈与悲壮。但更多的,人们看到的是她以诚信为本、积极为进出口企业排忧解难的镇定和从容。

2009年,托雅被组织任命为二连海关铁路监管科科长,面对这个横亘欧亚大陆,并于上世纪50年代在国家战略层面上发挥过巨大作用的铁路枢纽,托雅的自豪感与责任感相伴而生。在这里,不仅每天有大量的物资要源源不断地南下北上,还要每天面对众多的报关员、企业经理人和联检联运单位的工作人员,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海关干得怎么样,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呢。

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科长,不仅在联检联运部门树立了良好

1 2
[关闭]

初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初冬的夜晚,她带着两名监管人员正在中蒙铁路到发线上巡查。在这条贯穿莫斯科、乌兰巴托直至北京的中蒙铁路边境线上,只看到几束手电筒的光亮在黑暗的远处晃动,走进她才知,她已有八个多月的身孕。

周末的清早,我们走进了托雅的小家。托雅特别热爱生活,家里的很多小玩意儿都是她到北京出差时一件件扛回来的。她悉心地为花盆里的小植物浇水,她说二连水质太硬,年降水又接近负数,养点植物太难了。

下午托雅和几个同事约好,准备去前楼小李家——三年前考到边关的一个美丽姑娘,他们帮着筹划婚礼已有月余,今天是看看房间的布置,敲定新娘新郎晚宴服装的关键一天。在二连海关,70%以上的年轻人来自五湖四海,离家最远的有3000多公里,唯有贴心的鼓励和关怀才能帮助年轻人抵御边疆的寒冷和孤独

要去参加婚礼了,托雅在老公的帮助下穿上蒙古族在盛大节日都会穿起的蒙古袍,看着镜子里自己浑圆的肚子,托雅直说“太胖了,以前关里排球队、舞蹈队参加活动的我哪去了”。托雅的老公同是蒙古族,也是海关的关员,对于妻子孕期如此奔波很是心疼,但他知道,托雅是闲不下来的。

第二天,托雅又挺着大肚子回到了岗位上,今天她需要带领新关员现场学习铁矿砂和木材产品知识,这也是科室多年老带新的传统和经验。(广州海关/朱祉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