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怀的缉私岁月
拉萨海关 白玛次仁

  我1978年参加工作,1981年进海关。一直在素有“世界屋脊之屋脊”之称的西藏阿里高原从事海关工作27个年头了,曾经的无怨无悔、心甘情愿的付出,艰苦的励炼,既丰富了人生的阅历,又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因为在这块土地上有过太多的曾经,从入关之初我就从事海关查私业务,并肩负着阿里地区反走私的重任。

  1987年10月的一天,就在我们刚刚破获走私藏羚羊皮张案件后不久,又有新的走私动向。拉巴顿珠关长不愧为在公安战线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公安,在较短的时间内搜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情报称“从普兰口岸走私进境到桥头市场的淫秽物品已被青海人珠江次仁(走私犯罪嫌疑人)运到狮泉河镇存放在某茶馆里准备伺机运往拉萨等地出售牟取暴利,淫秽物品装在麻袋里夹藏到一捆山绵羊皮板皮之中,看上去就像个一大捆的羊皮很难让人发现”。当天中午,拉巴顿珠关长就召集我们开会通报了这一情况,为了确保案件线索的准确性拉巴关长特意派我去通过其他渠道进一步核实情报的准确性。经我与线人的接触和多方秘密调查了解此情报非常可靠。调查工作有了新的突破,我准确摸清了藏匿私货的茶馆名称、地点、茶馆老板的名字等基本情况。根据已经调查摸底的情况拉巴关长当即决定派我和大巴桑前去狮泉河镇办理此案,并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狮泉河镇截住走私的淫秽物品,决不能让这些垃圾流入腹心地区坑害我们的社会和下一代。我和巴桑愉快地接受任务并决心坚决完成任务,但是普兰到地区相隔近400公里怎么去,关里的车又不在怎么办?唯一办法就是尽快找到回狮泉河镇的便车了。那时的交通工具少之又少,根本没有班车可言,找车比找金子还难,几乎找遍了整个县城都没有找到,只好报着试试看的想法到处打听今明两天有无来普兰的车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县粮站的桑珠局长说从地区过来送粮食的有两辆日产五十岭车下午到普兰,明天上午卸完粮就回去,途中在门士区住一晚。桑珠局长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他说,如果你们不急的话明天就搭我们送粮食的车吧,我来与他们联系,但是驾驶室已座满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二位只好扛车厢了。车总算是找到了,可是还要等到明天中午才能走,真是急死人了。由于破案心切这一晚过的比往常任何时候都漫长,辗转反侧一夜没有合眼总算盼到天亮,烧茶吃饭打点行装早早就跑到车跟前等候,心急火燎地一直等到下午5点钟才慢慢腾腾离开普兰县城往狮泉河镇赶。当时的路况非常糟糕,既便是空车每小时能跑20公里算是快的了。空荡荡车厢里我和大巴桑卷缩着身子座在角落里。两个大小伙子被坑坑洼洼的路颠簸的像个皮球一样甩来甩去的浑身都是灰尘,很是狼狈。就这样一路颠簸了6个小时,晚上11点钟总算到门士区了。司机说今天就住在门士,明天早上7点出发让我们各自找住的和吃的。我俩很不情愿地下了车,很快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但都没有心思吃饭,只是在想如何熬过又一漫长的黑夜。我俩在谈论着案子,考虑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拖延使案情发生变化,或被转移或已运走。如果是这样,这个案子就算是彻底流产了。虽然已经连续几天的劳累和长达6小时的颠簸我俩已经很困很困,但毫无睡意。凌晨听见驾驶员用喷灯烤发动机的油底壳和排气管声音,我们马上起身直接上车等候出发。可是等了很久那辆车就是发动不了,原因是由于门士区地处神山脚下的西南边,地势较高海拔在4500米左右,这里的气候非常寒冷,10月底时气温就达到零下20多摄氏度,车上的柴油全都冻成固体了根本不流动。怎么办呢?大家都在一起想办法,一边用喷灯烤油箱、输油管,一边等待太阳出来后再想别的办法。一直等到9点多,太阳总算出来了,但由于早晨的室外温度太低,初升的太阳温度起不到多大作用。只好边用喷灯烤、边靠太阳晒,就这样待到中午12点左右,车终于发动着了,我们开始离开门士区踏上了去往狮泉河镇的路程。

  此时已经是我们获悉情报的第三天了,可我们还在路上,心里总是不踏实,怕夜长梦多,怕案子发生变故,恨不得长上翅膀一下子飞到狮泉河镇把案子给办了。车子行驶不到100公里又暴胎了,卸胎、补胎、装胎耽误了一个小时。已是下午4点钟了,到地区还有160多公里的路,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能到目的地呢?真叫人担心,吃点苦、受点累、颠簸几下都没有什么,能挺的住。可是这样的耗时间真叫人无法忍受。车修好了继续赶路,离地区越来越近了,可是当车行驶到噶尔县(离地区40公里)过噶尔河时,由于河面没有完全封冻且冰层厚度较薄,车快要上岸时突然咔嚓一声冰层塌下去了,我俩乘坐的卡车的两个后轮掉到冰窟窿里被卡得死死的不能动弹,另外那辆车子用钢丝绳从前面拖了几次都无济于事,没有办法我们几个小伙子只好脱掉鞋子把裤子卷到膝盖处下河砸冰了。刚把脚伸到河水里时一股刺痛从脚底穿到脑尖好像骨头都要穿裂似的,过了不到五分钟就开始麻木了没有那么刺痛的感觉了,我们用铁锹和十字镐你一锹、我一镐地砸冰。砸掉一块用双手从水里抱起往外扔,就这样砸了一个多小时砸出一米多宽的水面,车子可以活动了。为了一次性成功,我们还是用车子自身动力加前拉后推的办法一下子把陷在冰河里的车子拖出来了。大家高兴的欢呼起来了。我和巴桑急不可待要求驾驶员马上出发。时间已经晚8点多钟了,还有40公里的路程呢,而且这段路况最差,怎么也要跑两个多小时,这时天渐渐黑了,温度骤降,我俩砸冰时溅的一身水,现在已结成了冰,又重又冷,不一会儿全身渐渐僵硬了。大约走了20分钟看到前方有灯光,我推了一下巴桑说到了、到了。时针指向晚10点半,晚上办案,具体情况不了解,我们势单力薄肯定不行,我俩商量先回到关里摸摸情况再做打算。说是回关里可是关里只有五个家属,海关人员都进驻口岸了,因此关里只有留守的家属和子女。回到家里首要的任务是给熟人打电话了解狮泉河镇开茶馆的一些情况,初步确定东西还在,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现在可以烤火取暖、烤干僵硬的衣服和喝碗热茶填饱肚子好好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踩点排查,很快从狮泉河大桥附近的一排平房的东头找到了那个情报里说的茶馆。茶馆老板叫“队长旺姆”,这与摸底情况完全吻合。“队长旺姆”系普兰县多油乡其列村人,曾当过多油公社生产队女队长,故得此名。我回来时,巴桑也起来了,我把刚才摸到的情况向他介绍后,我俩商量决定将打扮成康巴人的摸样进入茶馆,摸清存放违禁物品的具体位置后再制订详细的行动方案。因为巴桑体征像康巴人,只要说几句康巴话足可以假乱真,于是我俩装作互不认识的样子一前一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茶馆,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各要了5瓶新疆啤酒边喝啤酒边观察情况。我们边喝边仔细观察每一个角落,突然发现东面墙角处有一个门,不知这里面的房间是仓库还是卧室?为了弄清楚我假装喝醉酒出去方便走错了门,我推门进去一眼扫了一圈就退步回来给主人说了一声对不起“走错门了”,与此同时给巴桑使了个眼色就出去了。那间房里,除了有一张床外堆满了啤酒箱子,另外靠门后墙边上整齐摆放着十几捆洋皮,从外包装看就跟情报里所提到的一样。地点、茶馆、东西外包装都吻合,事不迟疑,该是动手的时候了。经商量巴桑仍留在回茶馆里监视,我去联系公安部门协助对其“旺姆茶馆”进行搜查。我找到公安处桑保处长说明来意并请求给予协助,立即得到了他的支持,给我们派了两名干警。我带着两名公安人员立即赶到茶馆里与巴桑会合后,把旺姆老板叫过来出示了工作证说明来意,并要求她积极配合。做了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但旺姆老板死不交代,我们只好当场开具检查记录,在公安人员的配合下对“旺姆茶馆”进行彻底检查。当我们打开一捆捆羊皮外包装的一打打、一本本、一副副形形色色的春宫挂历、裸体画报、赤裸裸的不堪入目扑克牌时,令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十大包共查获春宫挂历、裸体画报1300本、裸体扑克2000副。在铁的事实面前旺姆老板只好低头认罪并交代整个涉案的人员。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几经周折,我们成功地追截了走私进口的淫秽物品,而且把案子办成了铁案,成为轰动阿里地区乃至西藏的大案,并载入《西藏自治区——海关志》。

  (白玛次仁,男,藏族,中共党员,1960年12月出生, 1981年3月参加海关工作,现任拉萨海关驻机场办事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