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历史沉浮的边境外事关系
满洲里海关 刘宏梅

  上世纪50年代初,中苏口岸部门曾经有过十分亲密的往来,但那段曾经的“甜蜜”岁月已经鲜有人提及了。

  据关里老同志回忆,当时苏联经铁路运输向我国输送大批建设物资,包括成套设备、原油、钢材、农业机械、卡车等,出口货物已粮谷为主,包括大米、花生仁、冻肉、鲜水果、矿产品、纺织品等。当时,中苏进出口货物分别在满洲里和苏联后贝加尔斯克交接,我方工作人员在满洲里交接所接收俄方提供的通关票据单证,工作往来中,中苏口岸工作人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时,苏联交接所有位年轻漂亮的女“同志”叫玛丽娜,20出头,个子高挑,和满洲里关很多一线关员保持着密切的工作往来。她喜欢中国人的老实持重,经常用飞吻和拥抱表示她对满洲里海关同志的莫大好感,但在当时的年代,那样的举动给中国海关小伙子带来的常常是无尽的尴尬和不知所措,他们根本找不到更合适的回敬方式。在中苏两国友好合作的大背景下,两国人民意识形态的巨大反差无时不在影响着人们之间的意思表达,但友情无国界,心灵的相通与思维的和谐永远都是主宰人类情感取向的主要因素。

  50年代正式的边境外事活动主要由双方的边防部门开展。那时,中苏边境线缺少完备的隔离设施,广袤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与苏联境内的天然草场相连,成为不可分割的地域整体,中苏牧民在各自的草场放牧,经常有牛羊等牲畜跑出国境的事情发生,这时候就需要中苏边防部门通过会谈解决问题,会谈后主动归还属于对方国家的牲畜。当然会谈的主题还远不止于此,双方海关的工作分歧也通过中苏边防部门出面解决,会晤工作偶尔也有海关关员参与。说起会晤的过程,还颇为有趣。当时,满洲里—后贝加尔斯克区域内没有通讯往来,会晤联系采取竖旗的方式,有会晤意向的一方需要在所属国境瞭望塔塔顶竖立红色旗帜,如果对方同意会晤,同样在所属国境瞭望塔塔顶竖立红色旗帜,如果对方不同意会晤,则不采取任何回应。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双方能够达成一致,只是竖旗答复的时间有早有晚,答复方多半要预测一下对方要求会晤的意图,待研究好对策后再竖旗回应。

  让老同志们至今记忆犹新的是1957年中苏海关的“礼尚往来”。共和国成立八周年的日子,苏联海关关长谢茨基和旅检主任监察员卡尔扎耶夫应邀到满洲里共度国庆节,在满停留3天,参观了满洲里口岸海关业务现场,观览了满洲里市容,并进行联欢。同年11月份,满洲里关侯秉鑫关长应苏联奥特保尔地区和苏联奥特波尔海关的邀请,同满洲里市其他被邀请的人员一起,前往苏联奥特波尔参加庆祝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40周年活动,参观了市容、发电厂、面包工厂、学校,并与苏联同行进行联欢。

  荷枪实弹的监管岁月

  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苏之间裂痕不断扩大,边界争端时有发生,伴随着两国关系的恶化,边境居民及双方海关等口岸部门的冲突也不断升级。当时苏联在中苏边境地区先后多次挑起边境流血事件,并在与满洲里接壤的周边地区大搞军事演习,驻兵百万,随时都有入侵满洲里的可能。当时,满洲里地区居民不到三万人,中苏边界冲突升级后,老人和孩子被疏散到内地,留下来的边城人民和那些身负政治任务的政府官员、军人以及口岸工作人员则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为保卫祖国而战。在此情况下,包括海关关员在内的口岸工作人员都荷枪实弹。据时任满洲里关验货员的老同志回忆,那时的中苏口岸工作人员处在一触即发的状态,每次口岸开关上岗前都要在身上佩带几样武器,包括手枪、手榴弹等。让他们至今不能忘记的是,中国巡路工人在接近中苏边境铁路沿线检修路轨时被苏联军人放出警犬威胁的一幕。当时,苏联警犬在边境线上呲着牙、咧着嘴向中国巡路工人示威,当巡路工人快接近所属苏联的枕木时,苏联军人突然放开了那只凶恶的警犬,中国工人手中紧紧握着铁锤,一旦警犬靠近,他将用他手中的工具将它击毙。就在此时,苏联军人收回了牵狗的绳索,一场惊险的边境冲突被及时遏止。可以想象,充满愤怒的中国巡路工人一旦将苏联警犬击毙,苏联军人的子弹也将结束他的生命。

  1960年,全国大面积受灾,三年自然灾害开始,满洲里口岸成为接受外援、支援内地粮食供给的重要关口。为了缓解国内严重的饥荒,我国计划从苏联进口粮食补充内给,但遭到苏联政府的拒绝,由此我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其他国家。1961年5月,我国向加拿大定购粮食并准备通过中苏满洲里—后贝加尔斯克口岸运进国内,到了6月底满洲里口岸依然没有接收到该批粮食,加拿大方面称其国内出现粮食供给不足的局面,待秋收后再向我国运送新粮。苏联方面得此消息后向我国表示,可以借给我国一些陈粮,但前提条件是到了秋季将我国前期在加拿大定购的粮食作为偿还。在国内百姓吃糠都难的情况下,我国同意了向苏联暂借小麦等粮食并以加拿大产新粮补偿的协议。据海关老同志们回忆,他们在验放苏联小麦进口时无不义愤填膺,有些进口小麦已经发霉,里面还夹杂着塑料袋、旧鞋、袜子等垃圾,时不时还跳出几只老鼠……大家眼含热泪、悲愤而无奈,但救助国内受苦受难的人民要紧,他们快速验放了这批进口粮食,就是这些发霉的粮食救济了国内无数个处在饥饿死亡边缘的同胞。

  1969年3月在中苏边境爆发了珍宝岛之战,成为当时两个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最直接的正面冲突,边境外事关系再度紧张。在中苏冲突愈演愈烈期间,苏联国内开展了大张旗鼓的反华宣传,受此影响,苏联边境居民破坏我国进口货物的情况十分严重,1960年—1979年,满洲里关查获的人为破坏进口货物的情事高达1万余起。关员们经常发现,由苏联进口的机械设备被人为破坏的情况,如进口拖拉机的驾驶室玻璃被打碎,维修工具被盗走,进口汽车油箱传感电线被割断等。针对此种情况,满洲里关及时向海关管理局作了汇报,海关管理局根据中共中央精神做出指示“凡人为破坏的货物禁止进口”。接到海关管理局的指示后,满洲里关掀起了“反破坏斗争”,对受到人为破坏的货物,通过中国交接所向苏方提出严肃的质疑。针对苏联破坏中国进口货物的行为,中苏之间进行了多次交涉,对于中方的指控和质疑,苏方表示承认,并在我方的要求下接受退货。与此同时,满洲里关积极联系铁路和苏方到达线接车人员注意对进口货物的检查,并做好商务记录,以便收货单位在货物受损的情况对外提出索赔。

  伴随对外开放而不断升温的中苏外事关系

   进入80年代,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入和边境贸易的活跃,中苏海关之间的往来渐多,双方在科技、监管等诸多领域开展丰富多样的交流活动。80年代初的中苏海关尚处在解冻期,随着彼此互访、交流活动的增多逐渐建立起友好、信任、互助、合作的关系。友好往来持续到八九政治风波直至1991年苏联解体,“苏联”这个曾经在国际上叫得十分响亮的名字永远的成为历史,中苏海关的友好合作随即划上了句号。当时,全国范围内开展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学习活动,满洲里海关的重点工作也转移到“贯彻中央指示、开展政治学习、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工作中来,海关关员有组织的开展学习活动,传达贯彻中央文件的同时,还自发开展 “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主题大讨论,在此背景下,海关外事活动少之又少。

  90年代中后期,中俄海关工作往来逐渐增多,满洲里海关与俄罗斯西伯利亚海关管理局按照国际对等原则开展多方面合作,同时,满洲里海关隶属机构也积极开展与俄罗斯西伯利亚海关管理局下属的后贝加尔斯克海关、赤塔海关、布里亚特海关、伊尔库茨克海关以及东西伯利亚海关之间的友好访问。双方在互换工作信息、相关学习交流的同时,进一步加深了解,增进友谊。伴随着中国海关改革进程的加速和科技应用水平的不断提升,中俄海关在监管通关工作中的效率差距不断扩大,“如何提高俄方口岸通关速度、解决中俄口岸通关瓶颈问题”成为中俄海关关注和会晤的焦点。

  2004年10月,中俄两国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实施纲要》,《纲要》规定,双方于2006年在中国举办“俄罗斯年”,2007年在俄罗斯举办“中国年”活动。为顺应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发展,满洲里海关积极参与中俄“国家年”活动,进一步加强与俄方海关的联系配合与协作,共商中俄最大的陆路口岸满洲里—后贝加尔斯克口岸实现“大口岸”的“大通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