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边关,不平凡的坚守
昆明海关 李江龙

  参加工作前,常听人们调侃,南伞海关是个“一卷早报一清晨,一杯清茶一下午”的清闲衙门,这曾让满怀豪情壮志,憧憬着“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我内心颇为忐忑。在南伞这座风景秀丽的边陲小镇上,既没有沿海海关在繁华的港口、熙熙攘攘的码头为国家把守经济命脉的骄傲,也没有红其拉甫海关在雪域高原寸草不生,飞鸟绝迹的“生命禁区”上用青春和生命捍卫祖国边关的悲壮,日复一日,面对的都是同样繁琐的工作,该怎样才能保持热情呢?但是,一年来南伞海关的同事们用他们的故事,用一份份报关单上的笔迹,用一车车货物上洒落的汗水,用他们朴素的执着和令人肃然的敬业精神教会了我,无论身处何地,既然是一名海关关员,就要为头顶的关徽负责。

  “小兄弟,真不好意思,又得麻烦你了!我不会写字。”这位朴实的果敢大姐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入境了,为像她这样目不识丁的果敢边民填写车辆出入境申报单,是我和同事们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虽然果敢离南伞只有9公里,虽然那里的人们和我们说着同样的语言,但是那个曾经开满罂粟花的地方,没有九年义务教育,甚至连像样的学校都没有。这些勤劳善良的人们只能把知识改变命运的期望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如今小小的南伞县城已经有了九百多名小留学生。从这些每天接送孩子的家长脸上,我们看得到他们对于没有文化的惭愧和不安,但没有任何同事会因为要帮忙填写入境申报单而感到厌烦,因为我们坚信在不久的将来,车里那些瘦弱的孩子眼中,会漾起知识的光芒。

  “每守住一克毒品,我们就为人民保住了一份平安。”说起这句话的时候,鹏哥的眼角有一丝藏不住的自豪。从八十年代开始,鹏哥和他的战友们就在南伞几乎没有任何天然屏障的国境线上天天和境外贩毒分子进行着生与死的较量,千方百计争取将毒品挡在国门之外。我时常会想,是怎样的耐力,让他们能去忍受那些炎热、潮湿、饥困、蚊虫叮咬?是怎样的勇气,让他们能去面对毒贩的咬伤、打伤、挠伤?是怎样的魄力,让他们能以三个手无寸铁的关员之力,制服七个穷凶极恶的毒贩?是怎样的侠骨柔肠,能让他们在一次又一次半夜被叫醒去执行任务时,含泪躲过妻儿幽怨的目光?眼前的鹏哥已经是两鬓微霜,但只要一说到缉毒,他挺直了脊梁仿佛又回到了往日的青葱时光。他们,才是这条国境线上真正的屏障。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伞人,谈到这些年来南伞口岸的变迁,老春哥的感触最深。他刚进南伞海关时是九十年代末,正是国家的西部大开发战略开始深入民心的时候。一些脑袋活络的边民,开始蹬着人力三轮车尝试着在南伞口岸搞起了零星的边境贸易。但是那个时候的边民对国家的政策不熟悉,不知道什么是禁止进出境物品,法律意识也比较淡薄。“这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东西,凭什么不让我带?”“老春你这条白眼狼,进了机关连乡里乡亲都要整,良心让狗吃了!”从早八点到晚八点,老春哥总是要面对不绝于耳的冷嘲热讽,面对那一张张熟悉而又愤怒的脸孔,他只能一遍遍的向乡亲们解释什么叫做禁止进出境物品,什么叫做不予免税商品,不厌其烦的为乡亲们介绍滇西地区的成功经验。

  后来,边民们懂点政策了,可还是想找空子钻,“老春,通融一下,让我带过去一次吧,下不为例!”“老春哥,这是我自己家挂的火腿,是孝敬你家大叔大妈的。我这车货还得麻烦你帮个忙。”说这些话的人中有和他并肩成长的挚友,有目睹他成长的父辈,可是在私情和职责之间,老春哥选择了后者。在一次次的顶着烈日骄阳,冒着狂风暴雨对这些亲友的货物实施查验时,老春哥很坦然,他知道自己无愧于肩膀上的关徽。

  如今,边民互市的货主们早已经习惯了进货前先来海关问政策,讨主意。“老春,帮我查一下,茶叶进口需要办些什么手续?可以办理成边民互市吗?”望着眼前井然有序的边民互市队伍,看着他们渐渐鼓起来了的腰包,远眺窗外已经规划完毕的大型边民互市区,老春哥笑得很欣慰。

  “瞧,这棵小松树是我儿子出世那天栽的,如今可大得多了。哈!这张是我二十六岁生日的时候照的,我们经常在那块大石头上休息。”文哥讲解得兴高采烈,我却笑不出来。厚厚的一本相簿里,有着太多太多他关于便道的记忆。木材是南伞海关主要的税源商品,可是由于果敢地区道路崎岖,交通不便,木材只能从便道就近入境,很多时候文哥在尘土飞扬的山路上颠簸几个小时,只是为了实地监管一车价值并不太高的木材。所以,当妻子躺在病床上时,他坚守在便道上;当弟弟在婚礼上寻觅他的身影时,他坚守在便道上;当孩子只能对着一张照片学喊爸爸时,他还是坚守在便道上。我不相信在文哥的心中,便道上的黄沙能够胜过妻子脸上的笑颜;我也不相信,便道上的山风能够胜过兄弟间的感情;我更不相信,便道上的荒草能够胜过孩子蹒跚学步的身影。很多人说文哥为了区区几千块钱的关税这样奔波不值得,文哥都只是报以一笑。

  在南伞海关这幢小小的办公楼里,在几尺长的报关台前,我的同事们那些从未停止的琐碎工作或许很平凡,可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过国家赋予的重任,从来没有忘记过肩上扛着的职责,那便道上的山风、毒贩手上的镣铐可以证明,报关单上的笔迹、货物上的汗水同样可以证明,海关人心中的这份坚守,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