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边关三十年
昆明海关 周明

  我于一九七八年应征入伍到西双版纳、离勐腊县城47公里的勐伴边防工作站,就此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一九八四年分配到离河口县城80多公里处隶属昆明海关河口分关的桥头支关工作。一九八六年底,中越边境人员大调整奉命留守河口海关工作至今,在边疆一线整整三十年了!三十年,弹指一挥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海关队伍也在不断的发展壮大,海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回首过去,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仍清晰地记得,我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桥头支关报到时是当时桥头支关的负责人杨学友接待了我,并向我介绍认识了熊国兴、普新荣两位关员,当时我很疑惑,心想这就是海关了吗?连我在内也就四个人,唯一的一间办公室也就十几个平方米,冷清的摆放着四张旧木桌、一部陈旧的手摇式电话机,和外界联系还要请邮局总机转,没有食堂,吃饭得自己想办法,各吃各的,他们三位同志又都是有家室的,就这样四个人的海关,我心里不免觉得凄凉。

  那时,由于当地经济滞后,对外联系很少,海关的业务非常简单,工作也就是到三十多公里以外的边境村寨收牛、马税,老百姓就是讨价还价,一头牛、一匹马可以从20元的税款一直讲到5元,最后双方谈好税收价款,老百姓说家里没有钱,你们下次再来收,结果下次再去,老百姓又不在家,有的时候为了收一笔税款要来回跑三四趟却还不一定能收到。我们每个月都要到边境村寨收牛、马税,而边境村寨的边民天一亮就到山上干活去了,中午也不回家,一直要到天黑才回来,我们每次去边境村寨之前都是自己带上干粮,中午吃吃干粮,等到天黑边民回家我们才开始工作,在边民家吃饭,吃完饭每人支付二两至半斤粮票或2至3元钱不等。晚上睡觉也是在老百姓家睡,老百姓对我们很好,主动把床让给我们睡,刚入睡身上被跳蚤咬得奇痒,根本无法入睡,每次回来身上都一片红肿,衣服裤子脱下后先用灭害灵全部喷一下,再用热水烫,有了几次经验后,每次到边境村寨晚上睡觉我都跟老百姓要一个晒稻谷的大簸箕当床铺,再把苗族妇女自己做的麻布大摆裙盖在身上,这才可以勉强的睡觉了。

  记得有一次,我和老熊二个人到三十多公里以外边境线老卡寨去工作,刚走到半路上湾子寨的17号界碑处,山上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喊呐声大作,一会儿抬下二个死人下来,一打听是越南兵来抢占山头高地,一九八四年虽然中越自卫反击战已经结束,但是边境线上随时都可以听到枪炮声,冷枪冷炮连连不断,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展海关工作的,虽然这对我们老兵来说已是司空见惯,早已适应了,但是现在回想起当时紧张的局势,不禁还是有些后怕的。

  缉私,海关的四大任务之一,在当时中越自卫反击战刚结束的严峻情况下,显得尤为重要。那时候中越边民在边境线上自发组织起了一些草皮街,做起了小生意,一些不法分子和毒贩子趁机在边境线上贩卖枪支弹药,做起了毒品生意。为保证边境贸易的正常开展、打击不法分子和毒贩子,我们海关人在边境线上和罪犯分子展开了明枪暗斗的较量。当时海关规定关员外出缉私办案必须要有二人以上,我们克服了人员少、边境情况复杂的不利因素,经常走访边境村寨了解情况,和边民交朋友,培养情报人员,根据线索,综合分析,设定路线和堵卡地点。情况特殊的时候我们也要请都龙海关、地方公安的人员进行配合,联合行动,严厉的打击了一批不法分子和毒贩子,很大程度上的遏制了当时泛滥的走私态势。在缉私、缉毒、打击罪犯的斗争中,我们海关人付出了汗水、鲜血、甚至是宝贵的生命!回想起来往事历历出现在眼前,永远难以忘怀。

  一九八六年底,昆明海关对中越边境人员大调整,除部分人员留守外,其余人员全部调往滇西,我奉命留守河口海关,管辖桥头、金平两个海关。当时昆明海关下发了一个文件,留守的负责人是都龙海关的汪茂勇同志,汪茂勇同志不在时由我临时负责,就这样,汪茂勇同志固守都龙海关,熊国兴同志固守桥头海关,十里村海关由十里村小学教师居住看守,我和李春安同志固守河口海关。在固守期间,我们对边境一线积极调研,经常对河口辖区的老卡、纸厂、坝沙、山腰边防站及河口县外办进行走访,了解边境情况,掌握第一手资料,每季度向昆明海关报告。

  那段时期中越铁路未修复,但中越边民已在南溪河畔利用小木船做起了边贸生意。由于我国改革开放不久,电器、机电产品等物资严重匮乏,一段时间内,中越、中老、中缅大量先进的走私轿车被走私分子押运到边境一线,他们虎视耽耽,妄图偷绕入境。河口辖区边境一线情况也十分严峻。由于地方的一些执法职能部门对打击走私的认知度不高,某些不法分子竟然恬不知耻的公开到工商局开好罚款单,大摇大摆地到边境把车开进来直接开到交警队就可以落户,牌照一上变成合法车,这给海关打击走私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93年河口海关复关以后的一段时间,昆明海关在投入了大量的人员,制定了较多可行的监管措施,与各方进行耐心的协调等努力的共同作用下才得以遏制。

  河口海关自复关以来,从每年几百万的税收到现在数以亿计的税收,从十几人的队伍发展壮大到现在的近百人的业务大关,从地方政府对海关工作的不理解到地方政府积极支持海关各项工作,付出了旁人难以想象的努力。这些成绩的取得是一个漫长而又艰辛的过程,是我们坚守河口海关关员的一段辉煌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