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那些事
昆明海关 邱嘉明

  巍巍老山脚下,有一个绿荫环抱、云遮雾绕的神秘小镇,与越南鸡犬相闻,山连着山。老山因70年代末的那场中越之战而闻名天下,如今,这里却成了海关缉私雄鹰与走私分子短兵相接的主战场。这一方热土不仅养育着当地各族人民,也深埋着无数革命英烈的忠骨。在残酷的缉私缉毒斗争中,我们落地为兄弟的好关员、好战友旷磊就牺牲在这里,而青年关员罗斌、杨发兴不久后也牺牲在了中越边境的老君山上——他们用生命铸就忠诚,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边关人历经风雨的悲壮之歌。

  2003年秋,代号为“K-9”行动的严厉打击走私犯毒活动的序幕从这里悄然拉开。都龙海关关长刘国云奉命抽调参加这次行动,成为指挥部的主要成员之一。他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化装为贩毒老板,深入虎穴,一举打掉毒枭老巢。他从小就在这个小镇长大,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入关后的二十多年时间,也是在这里历经风雨,破获过许多连他本人都记不清的大案要案。可是此时此刻谁又能体察得到他的心情。

  小镇的夜是静默的,当太阳和月亮碰撞的火花,点燃边关满天灿烂星光,梦便把他带回到那个解革开放初期的八十年代,带回到二十年前他与旷磊、罗斌、杨发兴三位烈士生前共同战斗、生活的场景。

  这是南方最偏远的边境小镇,仍密布着中越战争余留的阴影。只有六个人的海关就设在小镇的一角。那时小镇还不通电,晚上看书只能点煤油灯,包围于崇山峻岭中的小镇犹如孤岛,不知天上宫阙,其乐融融。那时的我,与旷磊、罗斌都是才二十刚出头的毛头小伙,杨发兴年龄稍大,是半年前才从部队转业入关的。没事的时候,我们就聚在一起,喝上几口老白干(当地酿造的包谷酒),畅谈人生理想,或海阔天空大侃一番。

  当时海关工作基本都是在晚上进行,因为两国尚未恢复通关,海关只能开展调查缉私工作,半夜出动堵卡是家常便饭,虽说危险,却也刺激。那时年轻的我们真不知危险是何物,在老同志带领下总是冲在最前面。在漆黑无光的深夜里,在风雨交加的雷鸣中,在大雾弥漫的壮乡苗岭,深一脚浅一脚,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有时还得匍匐前行,忍受蚊虫叮咬,不能发出一丁点声响。走私分子很狡猾,家族式武装走私时有发生,当时两国边民几乎家家有枪支弹药,在林密草深的泥泞山道,走在最前面的一定是探路的妇女儿童,只要听到前边有响动信号,后面真正的走私分子就迅速消失或采取强硬手段冲卡。

  旷磊的牺牲是壮烈的。他是在随另一老同志半夜出去堵卡的路上,与穷凶极恶的毒犯突然遭遇,在出示证件、鸣枪警告无果情况下,与毒犯奋力拼搏时遇难的,当时他忍受身中数刀的剧痛,开枪打伤了一名毒犯,从而使毒贩难逃法网,人赃俱获。在旷磊闭眼的最后一刻,他仍记挂着毒犯是否抓到。案情通报后,海关总署号召全国海关向旷磊同志学习,云南省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称号,并号召全省人民向他学习。在之后的不久,罗斌、杨发兴化装成毒犯,随线人深入到边境老君山主峰,欲引蛇出洞。不想线人因财起事,用随身带的长枪对二人同时发难,并将其分尸掩埋,惨不忍赌。随后云南省政府授予他们革命烈士称号。

  当黎明的曦光从窗户透射进来,一声犬吠惊醒了刘国云关长的梦。他迅速起床,按照情报部门提供的线索和他参与审讯已抓获毒贩的特征、口供,他细心地作好了准备,他意识到今天行动的重要性和危险性,他义无反顾地推开房门,迎着朝霞,踏着旷磊等烈士的足迹,向那熟悉的惊心动魄的南利河边界走去。他翻山越岭,来到一片金竹林,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苗族妇女的山歌:

  嗳——,阿里哟,

  哥呀是刀哎,妹是壳(当地木制刀鞘),

  咪朵咪采上山坡(苗语:咪朵即小伙子,咪采即小姑娘)。

  ……

  嗳——,阿里哟——

  他拨开竹枝,寻声而去,看到一个苗族妇女背着背箩正朝他这边走来。他寻思:“难道她就是目标?”于是他迎上前很有礼貌地问道:“大姐,请问到猛洞咋个走法?”她打量了一下对方微笑道:“这位大哥到猛洞做什么?我就是猛洞的。”“喔,是去收刀壳的,我定做了十把。”她放下背箩拿出一把刀鞘说:“好好瞧瞧,是不是这种样子呢?”他也从腰间取出一把来两相比对,他的这把上面刻的字是“竹林深处觅同僚”,苗族妇女这把上面刻的是“南利河边是故乡”两把款式、字体竟一模一样,“请跟我来吧。”他顺手折一根竹枝拿在手上,随“苗族妇女”穿过竹林,下一道山坡,来到南利河边一间低矮的草房前,这是当地人农忙时临时居住的地篷,里面已有一个当地苗族打扮的男人在等候。刘国云把带来的挎包往四方桌上一搁,故意将包口打开,露出佰元大钞,朗声说道:“先验钱吧。”“不用,也可先看货。”苗族打扮的男人把隐匿在墙边的地窖暗门打开,下去取出一包东西上来说道:“全是纯白的4号,足足十公斤。”刘国云趁他们验钱时顺手将手上的那根竹枝轻轻放上土窗口,信号发出,早已埋伏在不远处的海关缉私警员迅速出击,四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俩。刘国云关长大声说道:“黑帮毒枭米丽娜、陈广琛,你们被捕了!”随即从其身上搜出手枪二支,缴获海洛因10公斤,毒资14万元。“K-9”行动指挥部连夜审讯,顺藤摸瓜,又在小镇及其附近者桑、高邦地区连续查获三起跨国毒品走私案,缴获毒品海洛因15.71公斤,毒资100多万元,彻底摧毁了隐藏在当地的几处建筑坚实的地下毒窟。他又马不停蹄,远赴广东肇庆,查获香港毒枭黄一鸣,缴获海洛因11.2公斤。

  在庆功宴会上,他向总关缉私局长要了一盒精装红云牌香烟,然后就悄然离开,来到小镇上买了一瓶老白干,向烈士陵园走去......

  头顶上一片彩云飘来,辽远的大宇承载着无数生命的秘密,大地上开满红色的果实,风摇动枝头晶莹的露珠,青山托起湿漉漉的太阳,彩色的云和那山的脊梁,在一圈圈的光环之上,尽情拥抱,于是,我灵魂的碎片站成你亮丽的风景,永远为生命唱着不老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