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岁月
北京海关 谭国臣

  二连浩特,那个边境小城,记载着我和战友们的青春、热血。回首在二连关工作的那段历史,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建国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企图用军事手段把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地球上永久地抹去的计划失败后,又企图用经济封锁的手段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对中国实行“禁运”政策,当时国家基于战略的考量,选定在祖国正北方的雄鸡项背上建立起一座海关,以此打通与外蒙古、乃至欧洲的联运大通道。1955年6月,为迎接即将开通的中、蒙、苏国际铁路联运,集宁关筹备处在满洲里成立,从全国海关抽调人员在满洲里海关学习陆运口岸海关的各项业务。是年11月,培训结束,我和大家一起奔赴二连。

  经过几个昼夜的奔波,城市离我们越来越远,辽阔的大地使我们躁动的心逐渐平息。列车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烟的小村靠站,只有远处的边防哨塔提醒着我们已经到达终点站。初到二连,眼中所见耳中所闻让我们惊诧不已。因为条件过于艰苦,当地还没有设立政府组织,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力更生。驻地没有常驻人口,除了一座火车站和几处联检单位的小房子,周围尽是望也望不到边的茫茫戈壁。沙尘暴肆虐横行,即使是最好的天气,也总有飞沙走石相伴。冬寒夏炎,年温差直逼90度……。

  临阵退缩,不但国家的战略考量化为泡影,也会成为历史的罪人。“硬着头皮也要把海关建起来”,我们下定决心:“就是死,骨头也要埋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那段历史注定是不平凡的,但谁也不会想到,我们的“第一课”,居然是自己动手筹建办公所需的一切基础设施。不仅如此,还要面对诸多的、在内地建关根本不可能遇到的威胁和困难。肆虐的沙尘暴,我至今仍清楚记着,平房房顶的瓦在狂风中四下散落,天空中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行人被大风卷得东倒西歪。查验结束后返回办公室,所有的人都是眼角挂着泥,双耳里全是沙子。到了冬季,尤其是数九寒天里,现场的查验往往需要爬车验货,而二连的冬天滴水成冰,列车的铁制车厢早已冰冷,手只要一接触,寒冷直接冻透手套,手上没有冻伤的简直是奇迹。

  辛勤的汗水浇灌出累累硕果。1956年1月3日这天注定是载入史册的:伴随着震惊中外的我国第二条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集二线”(集宁至二连浩特)的正式通车并实现中、苏、蒙铁路联运,二连分关(二连海关前身)在这一天诞生了。我们的工作也走上了正轨。

  1959年胡仁奎副署长来二连慰问,他给我们每人一本写有赠言的笔记本外加几颗苹果。在今天的人们看来,一次领导慰问仅仅带来了几颗苹果,实在是难以想象。当时经济水平较低,生活艰苦,我们的一日三餐多是小米粥、玉米面加咸芋头、干芥菜丝儿,白面的供应也受到限制。如果能吃上一顿青菜就像是过年一样。小小的几颗苹果,既是领导的关爱,更是对我们这些人的高度认可。

  五六十年代的二连,城市建设刚刚起步,市区没有柏油路仅有几条短短的沙土路。人口仅几千人,大多是为进出口服务的联检单位、铁路职工和他们的家属。远离家乡支边的我们既没有优厚的生活环境,又需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的挑战。由于二连先出现海关等联检单位,而后才有的政府组织,所以我们同时担当起把关者与城市建设者的双重使命。我们不仅逐渐建设和完善办公场所、修建生活区,还自发开展植树、种草、绿化口岸、开垦农场、修路等劳动,一时间海关的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随着二连市政建设的提高和二连海关业务量的逐渐增大、战略位置的日益突出,地方的党政干部们来了,周边的牧民也来了,直到1966年,国务院正式批准在这里设置了二连浩特市。二连口岸,也一跃成为当时我国对蒙古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和唯一的铁路口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