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龙腰”“龙尾”各有优势—— 长江经济带建设寻求协调共舞

  经济日报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本报记者 乔金亮 魏劲松 张 双 欧阳优 郁进东 崔文苑 佘惠敏 亢 舒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有序开工黄金水道治理、沿江码头口岸等重大项目,构筑综合立体大通道,建设产业转移示范区,引导产业由东向西梯度转移。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需要长江上中下游各省市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同时打破阻碍协同发展的藩篱,为全面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提供新助力。对此,代表委员们热烈讨论,提出建议。

  刘雪荣代表:发展长江经济带,区域合作要打破“小而全”的局面,实现优势互补。

  马力委员:围绕长江水道,实现产业分工合作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邵志清代表:建设长江经济带需要做好三篇水文章,包括物流、环保、产业。

  胡树华委员:应该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城市群整合起来,打造长江中游的城市群体系。

  长江横贯东西、沟通南北,沿江11省市占全国经济体量的四成以上。但长江东、中、西部经济发展一直存在较大差异。上中下游如何全面融入长江经济带,如何发挥好龙头、龙腰、龙尾各自的区位优势又避免重复建设和产业同构?《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代表和委员。

  积极破解产业同构

  “发展长江经济带,区域合作要打破‘小而全’的局面,实现优势互补。这样才能实现最大程度地利用综合资源,降低社会综合成本。”全国人大代表、湖北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告诉记者,在做好长江经济带协调机制顶层设计的同时,地方也可以主动出击,资源互补,谋求与周边地市全面对接。

  “中部地区的特点是结构趋同,因此围绕长江水道,通过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加强联系与互补,实现产业分工合作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全国政协委员、东风汽车公司高级工程师主管马力认为,长江经济带资源、技术和产业之间互补性强。比如,长江中下游沿线,具有较强的汽车制造产业集群,在全国占有极大比重。湖北可以汽车这个带动效应极强的支柱产业为主导,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加强长江经济带的区域发展协调,形成新能源汽车产业走廊。

  他建议,长江经济带应形成区域间相互促进、优势互补的联动机制,并逐步发展成为沿江一体化合作机制,“只要通过协作分工将各省市的优势产业和产品形成专业化生产,再通过联合的统一市场进行优势互补,生产成本将会大大下降,并将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龙头”带动区域联合

  上海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邵志清认为,对上海来说,要在服务长江流域的大局中自我发展,“上海要起到复制推广先进经验的作用,要更好地发挥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功能,把海关的便利化综合监管措施等经验更好地向长江流域推广。”

  邵志清代表认为,建设长江经济带需要做好三篇水文章。第一篇事关物流。要通过长江水域,实现长江上中下游的一体化物流。第二篇文章是环保。水污染防治也需要上下游协同,要通过协作来发展环保产业。第三篇文章是产业。长江经济带在产业转移时,要做好长江流域产业的有效衔接,这也是发展经济的较好路径选择。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宁波市发改委主任柴利能说,长江经济带建设战略要求长三角城市群更深入地参与全球竞争,提升对长江经济带的开放引领功能。同时,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也将加快形成,区域一体化将加速,交通格局也将逐步进入网络化发展阶段。因此,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基础就是要实现交通一体化,实现各主要城市之间高效、互连、便捷、立体的交通网络体系,形成紧密的经济共同体。

  “龙腰”舞动优势互补

  在全国政协委员、民盟武汉市委主委胡树华看来,整个长江经济带要活起来,需要“龙头”带动,“龙尾”摆动,但更需要“龙腰”来舞动。怎么让“龙腰”舞动起来?胡树华委员提出,应该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城市群整合起来,打造长江中游的城市群体系,“现在,长江中游四个省会城市已经在市场一体化、交通对接、社会福利体系的联动方面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但这些还远远不够。”

  胡树华委员说,长江中游几个省市都有自身发展优势,在打造长江中游城市群的过程中,关键要在拆掉阻碍市场发展的“篱笆”上下功夫。比如,应建立起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产品、技术、产权、资本、人力资源等各类市场,取消各类要素市场准入的附加条件,允许商品在4省会城市之间自由流通。

  “长江经济带战略就好比国家为我们添置了炒菜的锅灶,沿线城市只有用好各自的美味材料,合作起来,才能用长江之水做好一道大餐。”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市市长万勇表示,“长江沿线各省市抱团构建长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发挥综合交通组合优势,这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基础依托。”他建议,以上海、武汉、重庆三大城市群为依托,加强三大航运中心合作联运长江黄金水运通道、河海港口联运通道与港口建设及省会城市间、省级与国际间航空航线和港群建设,努力打造长江干支流内河航道体系,实现长江水运港口集群化和集约化。

  九江是长江中游的重要节点城市,也是江西唯一的沿江港口城市。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九江市市长钟志生表示,九江将努力打造成为江西全面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2013年,江西就提出了‘做强南昌、做大九江、昌九一体、龙头昂起’的非均衡发展战略,通过省会城市南昌和门户城市九江抱团发展,使江西在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中更有分量。”钟志生代表说,目前,江西又在谋划“昌九新区”的建设,这为江西融入长江经济带拓展了更大空间。

  “龙尾”摆动“两带”牵手

  成渝经济区在沿江航运和经贸中占据重要位置。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商务厅厅长谢开华表示,加快长江经济带建设,意味着四川从过去的“西部内陆”,瞬间逆转为“开放前沿”,区位优势将大大增强。

  谢开华代表说,四川有望搭建对内、对外两大开放平台,实现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两带”牵手。对内方面,利用长江黄金水道优势,与沿江省份互联互通,四川可以成为东西部货物运输的一个中转站。通过泸州港、宜宾港,实现物流从中西部向丝绸之路经济带国家的快速中转;对外方面,四川将继续推进“万企出国门”,组织百家企业走进中亚,寻找投资合作新机遇。

  “重庆是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一头连长江经济带,一头连丝绸之路经济带,促进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互动发展,重庆具备良好条件和充分优势。”全国人大代表、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汤宗伟说,长江经济带人口和GDP超过全国的40%,从上海一直到武汉、重庆、成都等,都是中国经济实力靠前的城市。丝绸之路经济带应和长江经济带有机整合,才能够做强、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