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仃洋上守国门
2013-10-29

    在浩瀚的珠江口伶仃洋上,有一座大铲岛。这里扼守珠江口咽喉要道,距香港仅6海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1949年11月,随着大铲岛解放,这里有了新中国的海关——隶属于广州海关的大铲海关。

    承担全国海关80%的中途监管业务量

    大铲海关是内地来往港澳小型船舶进境的第一关和出境的最后一关,主要担负着广东、广西等6省区6个直属海关44个隶属海关的66个二类口岸来往港澳小型船舶的中途监管和珠江口水上缉私任务。目前,大铲海关年均监管进出境小型船舶11万艘次,约占全国中途监管业务总量的80%。

    缉私行动多在深夜或凌晨,风高浪急。在寒冷的冬天,为了设伏,缉私队员有时要泡在水里埋伏大半天。伏击结束,队员们身体都冻僵了。至于跳帮、查船留下的瘀伤更是数不胜数。

    今年,打击“洋垃圾”入境的“绿篱”专项行动在全国海关陆续展开,大铲海关打响了珠江口查缉“洋垃圾”走私的第一枪。3月15日,一艘进境船舶引起了海关关员的注意,关员立即登船对目标货柜实施重点检查。打开柜门,一阵阵刺激性气味扑鼻而来。这批货柜已在海上封闭运输了十几天,各种废旧金属堆在一起,烈日暴晒下热气与臭气蒸腾在一起,呛得人作呕。关员只能手持手电筒,登上梯子从货柜上方匍匐爬入货柜。刺鼻的恶臭强烈刺激着呼吸道,越往深处,空气越稀薄污浊,连呼吸都困难,不得不折返出来,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又重新钻入货柜。最后,关员们在柜内发现了国家明令禁止进口的“废旧电池”。

    随后,关员一鼓作气,又在其余9个集装箱中查获了大批“洋垃圾”。

    连续两年海上查获案件数全国第一

    2010年以来,大铲海关共监管小型船舶347267艘次,重点检查船舶7426艘次,查获各类走私违规案件843宗,案值逾40亿元。近两年连续位居海上查获案件数全国第一。

    今年5月21日,接获情报称一国内油轮有走私柴油重大嫌疑后,大铲海关副关长兼缉私分局长刘海川立即指挥缉私队员到指定区域设伏。5月的广东,酷热难当,缉私快艇没有空调,甲板温度高达摄氏70度。到了深夜,伶仃洋面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设伏的缉私艇在巨浪滔天的海面上被不断抛上抛下,但缉私队员始终坚守在岗位上。

    5月26日,目标船舶在设伏区域内出现,缉私队员顶着狂风巨浪,强行登船成功,一举将走私油轮缉拿归案。

    当走私油轮被押送返回大铲后,再次接获新的情报,一艘同样规模的国内油轮将采用同样的手法走私柴油进境。此时,下岛轮休的缉私队员已在返回广州途中,但接到全员投入战斗命令后,大家二话没说,径直调头赶回大铲!5月28日,目标船舶在设伏区域内被顺利控制。

    经过连续192个小时的艰苦奋战,关员们在这两艘千吨级国内油轮上,共查扣涉嫌走私柴油1800吨,抓获走私犯罪嫌疑人19人,案值约3000万元。

    唯一无居民海岛上的海关

    大铲海关,是全国唯一一个设置在无居民海岛上的国家机构。由于长年在海面工作,很多关员落下了风湿、胃病等疾病。岛上没有医院、没有医生,有一次,在宿舍楼旁的草地上,一名男关员被一条竹叶青蛇咬伤,几经周折送到医院时,医生说,再晚来10分钟就没命了。

    几年前的一天,40多岁的船管组长钟锦佳赶在台风来临前,连夜完成了所有缉私艇的安全转移。第二天,钟锦佳一直没有回办公室,宿舍电话也没有人接听。等大家发现时,因急性心肌梗塞,他已经安静地离开了人世。岛上全体人员自发穿上正式的装束,一起为钟锦佳扶灵,缓缓地将他抬上缉私艇送到对岸。所有关艇一齐鸣笛,向钟锦佳作最后的告别。“我们的弟兄到了生命的最后,这时候我们要有自己的尊严,以表达对逝去战友的尊重和敬意!”大铲海关关长广战沙哑着嗓子,哽咽地说道。

从那以后,如果谁没来上班,就派人去敲敲门,成为大铲海关的不成文规定。(本报记者 吴春燕)

 
【大】 【中】 【小】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