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铲岛上的“钱老抠”
2013-10-29

  走在珠江口大铲岛的海边路上,椰林成荫,凉风飒飒。你绝对不会想到,这条预算百余万元的椰林路,最后只用60万元就建成了。而这背后联系着一个名字——钱映生。

  钱映生是广州海关下属大铲海关行财科的一名员工, 18岁上岛,26年岛龄,被同事们亲切称作“钱总”。身为“钱总”,却对大铲海关“缺钱”的情况深有感触,担任航班管理员之后,老钱更是为节约经费绞尽脑汁。大铲海关的同事们都笑称“老钱变老抠了”,他只是微微一笑:“海关不容易,能省则省吧。”

  海边路本是一条泥泞小路,没有围栏,外面就是滔滔大海,十分危险。改造之初,钱映生便一马当先,研究起改造成本来。隔三岔五就往石材市场跑,和石材店老板打听石材行情;上网搜索广东水泥市场价;食堂吃饭的时候,关员谈起大铲岛后山的开路工程,钱映生一拍大腿:“对呀,开山整出来的石头,不是正好能在铺路上!”搞得大伙儿面面相觑,钱映生却笑得特别开心。

  就这样,钱映生心里装了杆秤,和施工方讨价还价让预算一降再降。行财科长对他说:“这个价格差不多啦。”他却依然琢磨着怎么削减成本。直到有一天,行财科发出通知,全岛干部职工下班后统一去海边路挖石头!钱映生拿着铁锹招呼大家:“义务劳动去!咱们还能给大铲省笔人工钱。”老钱在太阳底下奋力挥动铁锹,带动了其他同事。最后,海边路以低价顺利完工,光这项工程,就为大铲海关节约经费40余万元。钱映生也博得了大铲海关全体人员的称赞。

  2010年以前,大铲海关都是采用柴油机自行发电。2010年实现通水通电后,经历过23年限电岁月的钱映生二话不说,抓起了节约用电的工作。他说:“别看现在有电了你就可以浪费,这些电也是我们花钱买回来的!”每月抄报员工宿舍用电情况,让每名员工清楚自己的用电量;并不定时在办公楼巡查,对没有灭灯的办公室立即通知灭灯。一次新上岛关员小黄晚上加完班从办公室出来忘了关灯,正好被巡查的钱映生看见,于是把他叫回来打开办公室门关好电灯才离开。小黄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特别感慨:“钱总的节约意识真的很高,对比一下真的挺惭愧的。”

  身为航班管理员,大至班车管理,小到新鲜蔬菜采购,事无巨细钱映生都亲力亲为,“钱老抠”的精神也贯穿始终。和行财科的干部职工一道,筹划车辆管理细则,实行派车登记制度,对3人以上同时到广州出差的同事才派专职司机,其余情况仅派司机送人员到车站坐大巴,这项制度,每年能为大铲海关节约经费10万元。采购后勤用品时,不辞辛苦,货比三家,精选性价比高的,每年节约采购费用近5万元。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我爱大铲。”一句普普通通的话道出了这位大铲海关人精打细算无私奉献的初衷。怀着这样的朴实感情,钱映生在这四面环海,生存条件极为艰苦的大铲岛上一干26年,本着“钱老抠”的精神默默奉献着自己的光与热。

 
【大】 【中】 【小】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