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三:宁波海关查获深圳市世伟达贸易有限公司侵权Shalina药用软膏案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2年3月1日,深圳市世伟达贸易有限公司向海关申报出口一批水泥钉。海关关员在审核单证时发现该票报关单具有较高风险因素:一是申报品名为水泥钉,无牌,申报重量25吨,属于超重申报,存在较高的伪报嫌疑;二是深圳市世伟达贸易有限公司有“皮包公司”嫌疑,且舍近求远的到宁波报关出口商品,具有很大的风险。

        据此,海关关员果断下达查验指令,要求对该票货物的知识产权状况进行重点查验。经查验,该票货物中有“BABYLISS”商标的直发器10箱400个、“Shalina”商标的倍他米松洗剂13箱3120支、“Shalina”商标的丙酸氯倍他索面霜40箱24000支、“Shalina”商标的药用软膏29箱17160支、“VICKS”商标的清凉油100箱120000盒、“ZAM-BUK”商标的清凉油86箱92880盒,案值达30万元。经联系,权利人巴比丽丝公司、阿米那有限公司、宝洁公司(美国)、拜耳消费者护理股份有限公司均确认上述货物为侵权货物,并依法向海关提出保护申请。

        由于该案件查扣涉嫌侵权货物为重点敏感商品,并且数量大、案值高,涉嫌构成侵犯知识产权罪。宁波海关高度重视,一方面加大案件调查力度,同时第一时间按照《公安部、海关总署关于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协作的暂行规定》将本案通报浙江省公安厅。

        二、推荐理由

        (一)该案体现了海关关员出色的风险分析能力和责任感。眼下海关查获进出口侵犯知识产权货物的案件,主要来自于海关的自主风险分析,从海量报关数据中去伪存真、发现疑点、果断布控、细心查验,需要执法关员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长期关注,并不断丰富知识、积累经验。因此,该案体现了宁波海关一线执法关员深入透彻的掌握了知识产权风险分析信息及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高度责任感。

        (二)该案体现了制假售假企业的侵权手法愈加隐蔽。一方面,当事人通过注册不同的经营单位出口侵权货物,以达到转移目标,混淆视听的目的;本案申报时并无知识产权状况,但实际却涉及“VICKS”、“Shalina”、“ZAM-BUK”等商标,说明制假售假企业逃避海关监管的反查处手法越来越隐蔽,海关知识产权保护执法难度越来越大,同时对海关执法能力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