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男友频诱中国女孩为“爱”携毒

        这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事实:在厦门海关去年以来查获的7起旅客携毒走私进境案中,犯罪嫌疑人全部为中国籍女性,此外,在该关查获的邮递毒品进境案中,收件人也出现了中国籍女性,在她们的背后,都有着一个以黑人为主的毒品走私犯罪集团的影子。这些中国女性,或因与黑人谈恋爱而为“爱”携毒,或受金钱的诱惑铤而走险,或根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卷入毒品走私链。

幼教老师坠入黑人男友毒品陷阱

        2012年2月27日21点,一架由吉隆坡飞来的航班MF858降落在厦门高崎国际机场。一位身穿粉红色线衣、形色匆匆的俊俏女子进入厦门海关关员的视线。单肩包经过X光机时,其中一只蓝色的包袋X光图像显示存在异常,海关关员随即示意她将包打开查验,而包里除了洗刷用品和衣服再无他物。旅检关员顺手拎起清空的蓝色单肩包,皮革制的包拿在手上感觉异常的沉甸甸,再次过机后图像依旧异常。

        经验表明,这个单肩包内一定另有玄机。经过一番小心翼翼的“解剖”,这个经过层层伪装的单肩包果然现出“原形”——从包的底部和侧边海关一共搜出4个袋子,都用胶带和狗屁膏药状的硬塑料进行了严密包装,而里面装的则是毒品海洛因,净重898.7克。

        经审讯,这名名叫小何的女子原先竟是一名幼儿园老师,而这位小朋友眼中的“天使阿姨”坠入毒品的悬崖,转折点竟是公交车上一次无意的搭讪。2008年小何从福建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而后经过几次跳槽,最终在福州的一家双语幼儿园落下了脚,教小朋友们简单的英语单词。

        2011年春节前夕,小何来到厦门游玩,在厦门大学附近乘坐公交车时偶遇了黑人男子Link,英语系出身的她就与Link自如地攀谈起来,并互留了联系方式。2011年年初,经过短暂的频繁联络,Link询问小何要不要出国玩一趟,只需要回国时带一个样品,还可以得到2000元的报酬。出国,对于家境普通的小何来讲的确是一个诱惑,她几经犹豫之后还是答应了,而这仅是开始。后来,小何认识了Link的朋友Stanly,并与其发展成了男女朋友。而后小何辞掉了幼教工作,来到厦门与Stanly一起生活。

        与Stanly认识后,Stanly几次出钱让小何出国旅游,据她说,只有这次帮忙带了样品,没想到一从厦门入境就被抓了。小何坦言,之前的确怀疑过。小何的父母曾在媒体上看到过黑人男友教唆女友贩毒的案件,也知道小何在跟一个黑人朋友交往,因此反复提醒小何要慎重交友。小何在这次出发去马来西亚前,当面质问过Stanly需要带的东西是否违禁品,“但Stanly一直都说不用担心,让我相信他……我没有想到他会骗我。”

        同样为爱走私毒品的还有该关查获的“7.19”案中的小叶。她在和尼日利亚籍黑人“KK”谈恋爱后,不仅自己携毒,还以每趟报酬人民币1500元的价格雇用年仅21岁的女孩小陆和她一同前往孟加拉携带毒品入境。2011年7月19日,她俩从孟加拉抵达厦门高崎国际机场时,海关关员在她们的拉杆箱内发现藏有海洛因的罐头,两者合计净重2825.6克。

交友方式翻新 微信成新渠道

        今年年初的一天,女孩小张在厦门莲花庐山大酒店一带逛街,她拿起手机玩起了微信的“摇一摇”。“嗨!”没过一会,有个人主动通过微信跟她打招呼。俩人一来二去聊了起来。就这样,小张认识了喀麦隆籍男子TEPON。后来,两人还见过两次面,成了朋友。但是,让小张万万想不到的是,微信的这一摇,竟会让自己落入毒品走私犯罪集团的圈套。

        4月11日,厦门海关驻邮局办事处在对一个由印度寄至厦门的邮件进行查验时,发现邮件中有十包毒品疑似物,经鉴定,上述疑似物为咖啡因、阿普唑伦、氯唑沙宗、扑热息痛等易制毒化学品的混合物,净重253.8克。而邮件的收件人就是小张。当海关缉私民警出现在小张面前时,她惊呆了,没想到,自己成了毒品走私的嫌疑犯。根据小张提供的线索,缉私民警抓获了TEPON。原来,TEPON受一名自称“CHUKS”的尼日利亚籍男子雇用,需要接收一个从印度寄至厦门且内藏有毒品的邮包。为避免暴露自己,TEPON称自己没有固定地址,不方便收邮包,让不知情的小张帮签收,准备待小张收到该邮包后,找其收取,并最终将该邮包转交给“CHUKS”。

        得知真相后的小张不禁暗自后怕,所幸经海关调查,她确不知情,故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TEPON明知包裹内藏有毒品,但为获得500美元报酬,仍选择收取包裹,实施了走私毒品犯罪行为,将面临起诉。

        据厦门海关缉私办案民警介绍,犯罪集团在通过邮寄进境方式走私毒品时,往往会选择不知情的人代收邮包,再让其转交给真正的毒贩,以往走私分子会在网上找某家企业以“谈生意——寄样品——样品寄错需转交他人”的方式来进行,随着这一手法被海关发现且大量经媒体宣传披露后,这一两年,走私分子转变了手法,不仅将目光盯上了警惕性较弱、同情心较强的女性,而且采取QQ交友、微信交友等方式结交中国女性,使其成为“替罪羊”。 在该关抓获的“2.27”毒品走私案非洲籍犯罪嫌疑人手机内,就存有上百名中国籍女子的联系方式。

外籍男友引诱女孩收“毒邮包”

        日前,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厦门海关查获的一起邮寄毒品走私案进行了判决,1985年出生的中国女孩小李因犯走私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她的加纳籍男友ORKELE AKUOKOH因同样罪名被判处死刑。

        事情得从厦门海关查获的一票特殊的快件说起。当时,厦门海关驻邮局办事处对一票从巴基斯坦寄往厦门同安的快件进行检查,发现该快件内除少数衣服外,另有18包共计216双女士短袜。细心的关员发现该批女士短袜产自中国义乌,从巴基斯坦花大量邮费寄回中国产的袜子?关员心生疑惑,故对袜子进行进一步彻查,发现每双袜子的包装内仅有一双质量较差的袜子和一张用于包装的纸板。经触摸,该短袜包装的纸板较一般纸板更为柔软且有轻微凸起,在撕开纸板后,赫然呈现一些淡黄色的粉末。经鉴定,淡黄色粉末实为毒品海洛因,216张纸板的夹层中共夹藏海洛因净重610.4克。这是全国海关查获的首起利用女士短袜中的纸板夹藏毒品走私案件。

        海关缉私民警找到了这个快件的收件人,在同安某公司上班的女孩小陈。她告诉民警,这个邮包是一个黑人网友让她代收的。随后,该网友果然与小陈联系,称已让人从广州出发到厦门找她拿邮包。海关缉私民警立即展开布控,当场抓获了前来接收邮包的中国女子小李。

        原来,小李是小陈所说的黑人网友ORKELE AKUOKOH的女朋友,两人居住在广州。ORKELE AKUOKOH给她人民币1000元作路费,安排她到厦门找小陈拿邮包,并曾对她表示该邮包内可能藏有毒品,答应事成之后付给她3000元人民币作为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