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4月16日-上海查获案值最大水产品走私案 涉案达6.4亿元

        案值高达6.4亿元,涉案嫌疑人50名,几乎致当地水产行业全部“沦陷”的“洋海鲜”低报价格走私案,在海关总署统一开展的“国门之盾”行动中,被上海海关一举告破。此案系近年来中国海关查获案值最大的进口水产品走私系列案。今天,上海海关揭开了水产品低报价格走私的行业潜规则。

20万条电子数据获取真实价格

        近年来,上海口岸“洋海鲜”进口持续上扬,龙虾、珍宝蟹、象拔蚌、黑蟹、鲍鱼五种商品市场需求旺盛,价高量大。2010年至2011年进口总量就达3万余吨。特别是当一些高档水产品国外成交价格波动时,如A级象拔蚌近一年的价格短期涨幅就达40%,但上海铜川路水产市场的批发价格却没有这么大的涨幅。且报关价格常年一致,与市场价格规律极不相符。这一现象引起了上海海关的警觉。  

        2011年11月,上海海关缉私局获悉一条有关上海口岸水产品走私的信息。随后,缉私局办案人员在近半年时间内排查梳理了大量信息,以及20多万份电子数据,终于掌握了进口水产品的成交价格等一系列证据,并锁定了30余家重点嫌疑企业。

        2012年3月11日至12日,上海海关缉私局分别在上海、北京、宁波、厦门、深圳、广州、杭州、温州8地同时展开抓捕行动。随着一名嫌疑人从北京羁押到案,这起走私进口水产品大案抓捕行动圆满完成,无一漏网。

三方相互勾结形成闭合走私链

        据办案缉私警介绍,此系列案中部分代理公司垄断行业市场,操控报关价格,成为行业性走私的幕后操手。

        上海海关在调查时发现,上海口岸从事进口水产品经营的国内货主达700余家,绝大部分为个体经营户,而帮其代理通关的进出口经营单位却只有上海运筹(连际)进出口有限公司、上海鱼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几乎了垄断了报关代理市场。而这4家代理公司为抢占国内客户,赚取更大利润,便通过低报价格、少缴税款以降低进口成本。如低报象拔蚌价格35%至60%,珍宝蟹20%至45%等。

        而针对一些原本打算合法进口的国内货主,涉案代理公司则以如果按照实际成交价格申报,将引起海关对现有申报价格质疑,影响行业内其他货主低报为由,拒绝接受其正常申报,迫使这些货主只能放弃正常申报,陷入被动走私。在这些“龙头”企业对报关价格的操控下,整个行业陷入不公平竞争的恶性循环。

        此外,随着中国每年进口量的持续上升,中国大陆已成为境外高档海鲜供货商必争的市场。故一些境外供货商和境内外商代表为了提高销售业绩,从中收取非法佣金,也纷纷以提供制作虚假报关单证业务,协助客户传递真假两套进口单证为服务卖点加入了走私行列。

低报价走私如“瘟疫”污染行风

        低报价格走私如同“瘟疫”一样,传染了上海整个进口水产行业,并形成了“潜规则”。特别是一旦有公司走私得逞,就会让行业内其他企业面临压力,最终让一些原本想规规矩矩做生意的公司和人员也不得不“同流合污”,被迫加入走私行列。

        记者在上海海关采访此案时看到嫌疑人黄某的一份笔录。黄某所在的鱼盟公司是此次水产品走私案件中涉及案值最大的一家公司,提及参与伪造申报价格走私的情形,黄某悔不当初。

        2008年大学毕业的黄某进入上海鱼盟公司,销售、送货、报关,工作勤勤恳恳。一开始看到周围水产公司采用制作虚假发票、低报价格、骗逃国家税款来降低成本获得利润,心里有些不安,但耳濡目染,再加上身边同事、老板都说是行业默契,故黄某在这条路上越陷越深。案发后,黄某被海关缉私警察带走那天正好是他孩子满月的日子。

遏制水产走私市场步入规范

        打击走私会不会使水产价格暴涨?这是令海关及当地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法制日报》记者近日暗访了上海最大水产市场——铜川路市场,发现市场秩序井然,水产品价格平稳,并没有因为海关打私而上涨,反而还有所下降。

        据了解,这其中的主要是原因是,海关打私捣毁了中间环节的非法利益链条,境内采购商不敢贸然出手向国外订货,更不敢在供应大量减少的情况下,贸然提价。在进口高档海鲜这个买方市场里,随着正常贸易秩序的建立,市场价格趋于合理。

        据了解,上海海关下一步将加大对报关行业的整治力度,打破少数代理公司垄断操控市场,统一行业“定价”实施低报走私的畸形格局;充分发挥综合治理合力,联合工商部门共同执法,对无经营资格、未经工商注册的国内货主坚决予以取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