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中] [小] [打印]

津海关与昙花一现的博文书院

发布时间:2011-03-22
        光绪十五年(1889年),在天津大营门附近的梁家园,一座德式风格与中式相结合的建筑颇为引人注目,这里就是在天津近代教育史上拥有传奇色彩的天津博文书院。
        说到博文书院,就要提到时任津海关税务司的德璀琳。首先是在得到直隶总督李鸿章的支持后,德璀琳即向天津道台衙门申请建校用地,并向天津城的中外士绅们募集三万零八百四十五两白银的建设经费,这其中包括德璀琳的上司,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代表中国海关捐赠的五千两和个人捐赠的两千两,以及当时天津海关道周馥赞助的两千两,其继任者刘汝翼前后更慨捐达六千两之多。
        其次是事无巨细、躬亲督造。在长达三年的施工期间,德璀琳不仅亲自为施工的各项事务奔走,从设计、监理、备料,甚至细致到为保证工地不被乡民滋扰,致函天津海关道刘汝翼以官府的名义发布安民公告。临近竣工,因为从大沽道通向梁家园的小道低洼,德璀琳还自掏腰包垫款雇请工人整修道路,并从海关代征的河捐中拨款修缮。修造费用告急时,他又出面代书院方向德华银行借款。
        再者,为书院的开办精心谋划。德璀琳不仅对书院的课程安排、学生招录都有安排,而且为弥补教育经费更想方设法。他提出“循英租界南之河岸,即现德国拟租之地,接造驳岸,停船起货,酌收码头费,并于该处设大粮栈”使得“院中经费按年生息”,甚至还提议,由书院参与车马行、铁路等公营事业,所收用于办学。
        博文书院原计划为洋务运动培养对外通商、新兴实业、西方武备等皆渴求合格的“通译”和“天文、地理、西国文武、水陆军制、大小工程”人才。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座花费巨大的现代化学校,从建成起竟然没有一名正式的毕业生走出校门,甚至自从该校落成以后就空置六年之久。
        天灾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史料记载: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围绕天津周围水灾不断。1888年河北北部、山东胶东半岛北部地区同时大水成灾。特别是1890年的海河流域大水,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如此天灾,不仅各方的捐款难以为继,即使是招收合格生源也很困难。
        西方列强野蛮掠夺也是造成博文书院空置数年的原因。据统计,从1861年天津开埠以来到1900年,海关统计进口与出口货值的比例基本都在10比1上下。这种掠夺性、倾销性的贸易,不仅造成国家财富的流失而且使大量民族工商业的破产,加上天灾人祸,造成博文书院举步为艰。
        所幸的是,尽管博文书院在天津的近代教育史上昙花一现,但在它基础上孕育出近代中国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理工科大学——天津北洋西学学堂。光绪二十一年八月十四日(1895年10月2日),光绪皇帝恩准成立天津北洋西学学堂,并由盛宣怀任首任督办,校址就在博文书院旧址。
        天津北洋西学学堂建校之初即全面引进西方教育模式,课程安排、教学内容、教科书、教学方法尽力模仿美国的哈佛、耶鲁等名校,并在1896年更名为北洋大学堂。几经演变直至成为今天的天津大学。
        随着岁月流逝,博文书院旧址先后改建为德华学堂、大营门中学、直隶省立第一女子中学校、河北省立第一女子中学校、天津市立第一女子中学、1968年正式定名为海河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