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中] [小] [打印]

津海关与戈登堂

发布时间:2011-03-22
        1860年清政府与英、法签订了《北京条约》,拉开了天津开埠通商的序幕。作为拱卫京城的出海口岸,天津立刻成为西方列强争相瓜分的目标。在天津开埠约一个多月后,英、法、美诸国就先后在津圈地租界。进入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处在“北洋新政”漩涡中心的天津,租界的扩展与建设更是如火如荼,把持津海关税务司多年的德璀琳,依靠他与直隶总督李鸿章的特殊关系,在其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历史上天津的第一条砂石马路就被命名为“德璀琳路”。
        就城市建筑遗产的角度看,这让天津受益匪浅。标志性建筑是一座著名城市的标志,所以才有千年历史看西安,五百年历史看北京,百年历史看天津之说。   
        2010年10月,随着解放北路天津市政府旧址拆除工程的进行,在大堆水泥废墟旁却保留了一角青灰色欧洲风格的角楼建筑,这曾引起很多人的疑惑。
        这就是天津开埠时期标志性的建筑——英租界工部局大楼,它曾经是19世纪天津最高大的建筑。它还有个名字叫戈登堂,是为纪念1885年在非洲喀土穆阵亡的英国军官查理•乔治•戈登(Charles George Gordon),花费三万二千两白银建造的。这个戈登与天津、与中国近代历史渊源颇深,1860年天津开埠,任英国工兵上尉的戈登亲自参与了天津英租界划界勘定与区域规划。
        据史料记载,修建耗资巨大(相当于当时北洋海军军费的1%)的戈登堂就是由当时兼任天津英租界工部局董事长的津海关税务司德璀琳极力促成的,然而德璀琳是以“见识广泛却蔑视规章制度”而闻名的人,自称德国贵族的德璀琳为英国军官树碑立传如此尽心,不禁让人有些疑问。其实这是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影子——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
        1863年,戈登接替被打死的华尔出任洋枪队“常胜军”统领。1864年,他率领洋枪队协助李鸿章围攻苏州时,曾经因为由他担保而投降的太平天国将领郜云官、伍贵文等上千人被李鸿章诱杀,而“欲杀鸿章以偿其罪,自携短铳以觅之。”(《李鸿章传》梁启超著),后经总税务司赫德居间奔走方化解矛盾。后经李鸿章保荐,清廷授予戈登提督衔,赏穿黄马褂。1880年,因中俄“伊犁事件”,他应李鸿章之请再度来华。
        李鸿章相当敬佩戈登的军事指挥才能。也许是心存愧疚,也许是感戴戈登对他的支持,当他听说戈登在非洲丧命,就极力支持德璀琳以兴建英租界工部局市政厅的名义,花费数年时间,于1890年建成了这座欧洲中世纪都铎风格的堡垒式建筑。该建筑规模宏大,主体两层两侧均有塔楼,青砖外墙,屋檐为雉堞垛口。
        戈登堂前临中西合璧的维多利亚公园,花团锦簇。落成典礼上,自然少不了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出席,还有许多驻华使节、地方官员、商界名流等等。在戈登的巨幅照片下,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宣布大楼正式开放,并把两把扎着灰、红两色缎带的银钥匙交给了德璀琳。
        当然德璀琳在天津的市政建设的功绩还远远不止这些,像他推动修建的万国桥(解放桥)、京津大道、海河疏浚取直工程等等,都在天津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就连他本人死后也葬在了天津。(关萱)


gordon hall(天津戈登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