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今日海关

风雪有多冷 内心就有多热(图)

图为:大雪初霁,海关关员登临大型油罐车查验 叶进凯/摄

图为:海关关员迎着日出上岗去 章勇/摄

图为:海关关员在额布都格口岸风雪中监管进境油罐车 叶进凯/摄

图为:海关关员余晴霞在跟班查验原木 吴越人/摄

  杭州最近一直下冬雨,但杭州海关关员余晴霞却特别开心,于她而言,这轻打在色彩斑斓树叶上的细雨实在是久违了。

  去年10月,为了更好地在艰苦环境中锻炼人才,杭州海关将余晴霞等6名关员派遣到满洲里海关锻炼,那里地处北纬49°,是内蒙古东北地区的边关。77天里,他们和当地关员同吃同住同作业,带着收获和不舍回来了。

  伞在那里用不上

  初见余晴霞,你便会被她散发出的文艺气息所吸引,平日里画画是她最大的乐趣。出发去满洲里前,余晴霞特别准备了手帐本,打算“画”下这段珍贵的经历。

  杭州海关隶属义乌海关驻机场办事处旅检科的盛伟善是一行人中最年轻的,他不会画画,但和余晴霞一样温和细心。出发前,他特意往包里塞了一把雨伞,想着以此应对满洲里的冬雨天。

  手帐本和雨伞,这两样物件最终遭遇了完全不同的命运:从满洲里回来后,余晴霞的2本厚厚的手帐本已被画得满满当当,而盛伟善带的雨伞却“什么样子去什么样子回”,一次也没打开过。

  而余晴霞的手帐本里,记录了雨伞派不上用场的奥秘。满洲里早在9月底就入冬,在关员们到达的10月中旬已是零下10℃的天气,此后数月里,温度持续下降,最冷时甚至达到零下40℃,在这样的天气里,没有雨,只有雪,而雪也是干的,雨伞自然变得多余。

  “寒冷、风沙和干燥,我们在满洲里2个多月,这是对当地自然环境最直观的感受。”最年长的洪佩成说。特殊的气候使得半月板撕裂后一直没有好全的余晴霞行动更不方便,包括盛伟善在内的3人不到1周时间便流鼻血,“我经常整夜失眠,呼啸而过的狂风彻夜发出呜呜声,让人听得血压也跟着升高。” 洪佩成说。

  难忘的熬夜监管经历

  按照要求,6名关员需要轮流到阿日哈沙特口岸、额布都格口岸、满洲里铁路口岸以及满洲里公路口岸4个基层口岸锻炼。这其中,最辛苦的工作地当属满洲里公路口岸。

  满洲里公路口岸距离满洲里市中心9公里,因此也被称为“十八里办事处”,是全国第一个也是目前仅有的3个全年实施24小时通关的陆路口岸之一。

  “还没去十八里办事处时,我就特别渴望投入到当地的旅检工作中去。”盛伟善说,“我还想着,要借此机会向满洲里海关同事展现我们杭州海关人的吃苦耐劳精神。 ”

  2017年11月27日晚8点,盛伟善随旅检科开展跟班作业。按照分工,前半夜,他与同组关员负责车辆入境监管区,对入境车辆开展查验工作。由于口岸大楼处在中俄交界的草原上,四周没有其他建筑物,西伯利亚寒流长驱直入,且车辆监管区正处在风口,寒风扑面而来。

  “当时气温是零下20多度,即使戴上查验服的帽子依然挡不住逼人的寒气。这让我真正体会到了‘风头如刀面如割’的感受。”

  由于查验时需要操作监管设备,戴着手套极不方便,当地关员是从来不戴手套的。盛伟善说,面对江南地区从未有过的低温,他的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但最终还是逼着自己取下了手套。“才查了2分钟,裸露的双手便开始麻木。”尽管如此,盛伟善还是坚持将所有车子查验完毕。回到办公室时,手已经被冻得红肿。

  11月28日凌晨3点,拖着极度困乏的身体,盛伟善转战到入境大厅监管的岗位上。送走零零散散的旅客后,盛伟善决定到室外透一口气,提提神。但刚走出大楼,狂风差点将他吹倒。“当时我就想,这样的条件下,很多人在口岸一干就是十几二十年!那一刻,敬佩之心油然而生。”盛伟善说。

  一群将芳华献给边关的人

  余晴霞则把对边关同事的由衷钦佩之情,画进了手帐本里,她说:“特别是在额布都格口岸有幸认识的3位年轻女关员,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蒙古族关员包小萍,自2004年入关就一直在阿日哈沙特和额布都格2个边远口岸工作,她的丈夫是公安系统的,也常常值班、出差,包小萍特别喜欢小孩子,却至今没顾上要孩子,她说,“怕生下来没时间带”;蒙古族关员高娃,是额布都格口岸唯一一位常驻的海关关员,她的丈夫在额布都格边防检查站工作,两人的孩子还不到2岁,因为工作需要,也为了孩子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高娃放弃了中心城市优质的生活条件,主动选择和丈夫一起常年坚守在口岸;关员冯冠群,2008年入关,丈夫是海拉尔人,2013年她终于调到海拉尔,但一直坚守在海拉尔最偏远的额布都格口岸,为此她只能忍痛将刚断奶的孩子交给公婆照顾,无法照料家庭和孩子是她心中最大的缺憾。

  “她们常年在这个远离中心城市的草原深处坚守,极目荒原,与寒冷、风雪为伴,该多想念家人啊!”但在余晴霞眼里,她们脸上看不到一点怨气,“她们工作踏实,心态知足,淡定而从容”。

  “我刚入关时,穿上海关制服的那一刻,觉得特别自豪。”余晴霞说,“当我踩着国境线、站在界碑旁时,那种自豪感更真切了。这种感受温暖而美好,我一直放在心里,带回杭州来。”(俞晶、庄朝曦/文)

浏览次数:

打印本页 关闭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 京ICP备17015317号

地址: 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6号 邮编: 100730 电话: 010-65194114(总机)